揭秘花样游泳队员训练生活 不少人患皮炎当剩女

  • 时间:
  • 浏览:98

  她们拥有模特一般的挺拔身材,俊美白皙的面庞,加上每次大赛中不菲的奖金收入,花样游泳队的姑娘们似乎就是“白富美”的代名词。特别是此前早已扬名泳池的四川花游姐妹花——蒋文文、蒋婷婷。经过几届大赛的锤炼,这对孪生姐妹已经成为了中国花游的代表人物。这次通过世锦赛的机会,记者也有机会走近蒋氏姐妹与她们的队友。发现这些常年与水为伴的年轻人生活却并非像表面那般光鲜,她们的苦也许只有自己知道。

  >>>容妆之苦 想美丽就要付出代价

  北京时间7月23日晚,双胞胎组合蒋文文/蒋婷婷在巴塞罗那游泳馆顺利地通过了世锦赛花样游泳双人自由自选项目的预赛,杀入到了隔天的决赛。对于这对征战了十几年的花游孪生姐妹来说,这样的结果早在预料之中。

  走出泳池 ,蒋氏姐妹立刻投入到一项比比赛还要繁重的工作中——卸妆。对于花游运动员说,美丽的妆容既是荣光也是一种负担。比赛中,她会为你带来万众瞩目;可赛后,她会让你痛苦不堪。“脸上的妆比较好清理,就是头发比较难搞。”将头发泡在热水中后,蒋文文有些无奈地说道。因为花游运动员在比赛中要保持利落好看的发型,而普通的发胶根本抵挡不了泳池水的侵袭。几经实验,进口果冻粉成为了花游运动员必备的美发武器。可别看果冻粉好用耐水,但赛后的清洗可是麻烦事,光是热水浸泡头发就得半个多小时,有时还得一点点地搓洗。

  >>>皮肉之苦 消毒液腐蚀得了皮炎

  “我们整天泡在泳池中,消毒液对皮肤有很强的侵蚀作用,一天训练完,大家经常会感到皮肤发痒。时间长了,不少队员还患上了皮炎,皮肤的油脂也完全没有了。有时大家就在下水前涂一层鱼肝油,多少能起到些保护作用,但效果不大。”接受采访时,蒋文文和记者讲道。

  妹妹蒋婷婷也向记者讲述了一个关于花游队员皮肤的故事,那是在2009年罗马世锦赛,因为训练和比赛都在室外,太阳光非常强。教练担心队员们比赛前就晒成“非洲人”影响比赛的美感,就要求大伙在训练时再多套一件能够遮盖全身的衣服,就连走在街上的时候也要穿着,以免皮肤被晒黑。“那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热乎乎的不透气,本来训练在水里就不舒服,再捂上一件衣服,那感觉简直是……”

  >>>感情之苦 单一环境造就不少剩女

  蒋文文 、蒋婷婷姐妹从事花游运动至少有16年的时间,两人都已是27岁的年纪。近期,这对姐妹花的恋情才刚刚浮出水面。而比起蒋氏姐妹的幸福感情来,中国水军过于单一枯燥的训练环境还真造就了不少剩女。

  像中国花游队的姑娘平均每天的训练时间差不多有十几个小时,再加上陆上训练,每天留给她们的自由时间寥寥无几。不仅出门交友成为困难事,就连手机也经常是处于无法接听的状态。据队员们介绍,在地方队时,年轻队员的手机是要交给教练员统一保管的,只有周日的时候才会回到姑娘们手中。

  姑娘们的交友范围很窄,更没有充裕的时间。蒋文文对记者说,“你问问年轻队员们手机中储存过男孩子的电话号码吗,大多数人都没有。”记者问婷婷是这样的吗,妹妹的回答很干脆,“我们俩倒是各有一个,是我们未婚夫的。我们俩认识他们都有十年以上的时间了。”而像花游队这样的情况在游泳队中也是非常普遍。

  本栏文/本报特派记者 杜金城(本报巴塞罗那7月23日电)